欢迎访问

六合波色表

沙青青评《同情者》︱“咱们的越战永远不会结

2019-03-06    

《同情者》,阮清越著,陈恒仕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8年8月出版,65.00元

对美国人而言,持续十年的越南战斗在一个礼拜以前,就已正式发布结束。1975年4月30日早上七点五十八分,美国海军的“超级种马”直升机载着最后十一名负责殿后的海军陆战队士兵从美国驻南越大使馆的楼顶匆促起飞,飞往停泊在西贡以东海面东第76特遣舰队。从29日上午开始,美军在一天之内共计出动各类直升机六百八十二架次,撤离了一千三百七十三名美国人跟近六千名越南人。就在最后一批海军陆战队逃离西贡五个小时后,陈文茶麾下的坦克冲进了南越总统府。

与此同时,远在华盛顿的美国国务卿基辛格非常满意地对记者宣布:“撤退举措顺利结束。所有渴望离开的美国人都已保险从西贡退却了。”在此之后,美国好像就可能彻底忘了这个远在东南亚的热带国家,把这个纠缠十余年之久的麻烦抛到九霄云外。只管在越战结束后,有成千上万的越南难民逃往了美国。用美国中心境报局驻西贡情报官弗兰克·斯奈普(Frank Snepp)的话来说就是:“大多数美国民众极力把这个国度从记忆中彻底抹去……那些政策制定者同样欲望咱们可能忘记战役停止的方式,或者至少忘掉那些与他们所述‘事实’不太一致的部分。”

1975年5月7日上午,在西贡市独破宫前的广场上,“西贡-嘉定”军事管制委员会主席、南部和第6区(B2前线)总司令陈文茶在数万军民加入的聚首上,代表越共政治局和军管会发表了一篇讲话。这位时年五十八岁、党龄三十五年的上将,用近乎颤抖的声音宣讲道:“全国终于获得了完全的独破跟真正的自由……只有美帝国主义是战败者,全体越南公民都是成功者。任何存在越南血统的人,都有权为全民族的胜利而觉得自豪!每一个忧国忧民的越南人不能过错祖国、故乡的广阔前景而感到欢乐激励!”